_潮汐鎖定.

【B蓝】逝水

*地下交往前提下的B蓝航线

*ooc可能性大存


“您本不应造访这里。”——即使我们有着隐秘的私情,他如是说,用着与平时别无二致的调子。但来者只是用暗沉的金色眸子沉默地望向他,于是貌似年长者体贴地顿了顿,“您当然比我更明白这点,”他掏出怀表,低头仔细地用手帕拂去了上面并不存在的微尘,“…有什么我能为您效劳?”音波仍遵从铁律沉闷地回荡,与别处无甚不同,一墙之隔外的职员们则忙于埋头在纸页上记下已然的事物,用不可更改的墨迹,借助文字将生命匆匆从此刻送至彼刻:包括手中咖啡的温度,Chesed抿了一口,液体冰冷的口感微妙地泛着酸涩,于是他放弃下一次啜饮,艰涩地放弃承托咖啡因勉力组织起本...

好帅好帅好帅的蓝绿情头!!


不是我画的 是我约的!!!请不要用

得到老师同意了之后发出来爽爽。


【蓝绿】苦艾与水仙根粉

*HP paro/R18/超级加倍ooc雷文预警
*部分设定来源于 @笑一笑  感谢老师授权

有点长。写得很仓促,而且很随意,别喷我就好。
链接走评论,我已经不会搞了,别揍我,我怕的很。


【蓝绿】无可慰藉

*特级ooc

*没啥营养 也没啥剧情

*我是真的不会搞

 

Chesed不是第一次站在弥漫着血腥和尸臭味的走廊上,他颇有准备地小口啜着温热的咖啡,几近麻木地想着必须快点封锁道路做完清洁才好,紧接着福利部长缓慢地转着眼珠环视了一圈堆满尸体的走廊,迟滞地移动步子,避开向他这边蜿蜒的黏腻血液——游离的思绪终于凝滞成一股徘徊在血海中的云烟,悲哀地提醒他已然没有可供使唤的下属了。

他又抿了一口咖啡,把白瓷杯放在勉强干净的一处,低下身去把尚且完好的EGO武器从冷透的断肢手里拽出来。血液顺着动作溅在衣袖上,剩下的迤逦地描摹着他手心的纹路。一遍又一遍,直到尸山里再无可被利用的资源...

【攀霏】长风

*攀霏/高晓攀x金霏

*零碎小6k字

*勿上升真人


高晓攀刚把铺盖卷在沙发上放好往上面一摊的时候,那场面好不尴尬,金霏正也抱了一卷被子杵在他面前,低头眼巴巴地盯着他,好像高晓攀这个主人鸠占了鹊巢似的。

他揉了揉眉心直起腰来,跟教儿子一样语重心长:

“床只有一张,要么我睡沙发,要么你睡沙发——我们不能都睡这儿,知道吧。”


前半句话他一分钟前才说过,他当时还带着笑气儿哼了一声,漫不经心腹诽打地铺其实也可以——只要这数九寒天的你不怕冻。

结果人孩子还没回话,抿着嘴眨巴眼睛考虑着呢,他自己先心软了。还扯打地铺,让人家一个舟车劳顿还被骗得锅干碗净的小孩睡...

【攀霏】碧潭飘雪

 

ABO车,Alpha攀xBeta霏

注意避雷,防吞我这里也发一遍↓↓↓新链接

https://weibo.com/6617629214/HoYkr6ark

复制不了就搁评论区走外链吧,挂了告我一声

是不想把金霏老师写得太弱双A开车又觉得疼的折中产物

因为我对ABO世界观不大熟悉可能有偏差,私设Beta是不能被标记的。图个乐呵就好,毕竟写色文又不是写论文是吧…T T

离高考还有59天的时候我这人还在写这玩意,真臊死我了,,,

看完这个咱们就有缘再见了,我考大学去,不然就只能在工地上插个大喇叭放相声了,那死活都乐不起来(两行泪)


【攀霏】何为情爱

*攀霏/高晓攀x金霏

*双向暗恋啊 

*勿上升真人


金霏把高晓攀搭到后台的时候就隐约觉着不对劲了。报幕主持的时候他嘴角都是噙着笑意的,镁光灯落在他眼里稀碎成温润儒雅,和平时别无二致。可散场了观众离场灯光一暗他不笑了,一搭眼皮脚底飘忽地踉跄了一步,不等他开口金霏就先把他大褂的袖子拽住拉稳,一双狐狸眼睛眯着揶揄道:班主啊,您悠着点儿,这大平地的也别把褂儿踩着了摔死。

高晓攀也弯着眸子冲他虚虚地笑:霏啊,我困,你搀我一把呢。

金霏最受不了高晓攀软着嗓子九曲十八弯地唤他霏,嘴上继续贫:您是七老八十要个拐棍怎么着,转眼就抬手勾着他臂膀就往自己肩上攀,他身形稍小一些,整...

【何条/硬软】一死生为虚诞

*硬软/IT组/何连科x李一一

*电影里行军时间太短不够谈恋爱我人为延长

*你喜欢老何我们就是亲姐妹

*正文加粗部分摘自原著


“成功了!老何,我们成功了!”

何连科冲着门口挤出个笑容。他们当然得成功了,他洋洋自得地想自己几十年的老工程师了怎么可能出错。他想起李一一做完了那一点都不重要的百分之九十九,也得表示表示。感谢顿哥金叔坦爷保佑他的手还没断,能让他冲着门外一脸惊喜的李一一比一个大拇指。血块糊在他勉强睁开的左眼上。他想,这他妈的真疼啊。他想他现在的样子灰头土脸估计不潇洒。他又想他这阵笑得肯定比哭还难看膈应死人了。


路上簸得很,老何这么些年老毛病晕车,只能咂吧咂...

人型极地探测仪。
冷圈卑微打字员。

© _潮汐鎖定. | Powered by LOFTER